滴滴快车里程费调价上涨50%

滴滴快车里程费调价上涨50%

浏览:5

  11 月 28 日,滴滴快车将在济南进行价格调整。其中,乘客端里程费由 0.99 元/公里上调至 1.5 元/公里,时长费由 0.45 元/分钟下调至 0.33 元/分钟。经过计算,只要汽车时速超过 14.12 公里,打车就要多花钱。而早晚高峰表面上省下来的钱,也很有可能因为溢价增多而失去。

  早晚高峰坐快车

  理论上并未涨价

  11 月 27 日上午,滴滴快车在客户端公布了新定价规则。从 11 月 28 日起,济南快车乘客端计价调整为:里程费为 1.5 元/公里,时长费为 0.33 元/分钟。司机端计价调整为:1.2 元/公里,时长费为 0.26 元/分钟。

  调价后,尽管里程费上涨 50% 以上,但时长费却有下降。(时长费相当于传统出租车计价规则中的“等候费”)。超里程费(超 12 公里每公里加收)以及夜间费(公里)不在调价之列。

  滴滴快车进入济南后,省城白领冯先生逐渐养成了上下班坐快车的习惯。冯先生家距离单位大约 5 公里,打车至少需要 20 分钟,如果堵车可能需要三四十分钟。如果按照出行时间半小时来算,调价之前他需要支付 18.45 元。

  按照刚刚实行的新计价规则,冯先生坐快车里程费将变为 7.5 元,时长费将为 9.9 元,总费用为 17.4 元,略微低于调价之前上下班所需要的费用。更何况,在济南目前的交通状况下,5 公里在早高峰需要 30 分钟以上已是常态。

  平峰时期坐快车

  出门要多花钱

  除了上下班用车的那些市民,在其他时间外出公办或者购物的市民选择坐快车的情况也很多。避开了早晚高峰期,济南道路的拥堵情况就减缓了许多。一旦市民打车距离太长,花费就会增加。

  市民罗女士在经十路一家单位上班,却要经常公干前往位于 10 公里外的龙奥大厦。因公交车花费时间很长,坐快车便成了她的选择。不同于普通市民早晚高峰出行,罗女士都是选择在早高峰后再去龙奥大厦。

  罗女士每次花费的时间在 20 分钟左右。调价前,罗女士的打车费用为 19 元左右,但在调价后,相同情况下罗女士的打车费会变成 21 元-22 元。“如果我平峰时期跑更远的地方,那么打快车的费用肯定还会上涨。因为降价的时长费对我来说意义不大。”罗女士说。

  罗女士代表的人是乘车里程较长,但并不堵车的市民。他们中的不少人就表示,如果补贴不理想,他们将减少使用快车的次数。

  夜班族打车回家

  涨价最明显

  对于部分几乎不受交通影响的夜猫子来说,调价则意味着成本“剧增”。市民于先生是一位夜班族,他家距离单位大约 6 公里,凌晨下夜班后没有公交车,他只能打快车回家。

  以于先生为例,他每次回家 6 公里的路程仅需 10 分钟左右。调价前,他正常需支出 10.44 元,但由于是凌晨下班,他还需要支付 4 元钱的夜间费,这样每天需要花费 14 元以上。

  调价后,抛开费用不变的夜间费,于先生的正常支出就变成了 12.3 元,总支出也超过了 16 元。就这样,于先生每天就多了 2 块钱的支出。更关键的是,对于他们这种夜班工作者来说,可选择的交通工具本身就不多。

  此时调价

  或为拉拢快车司机

  受调价影响的不仅仅是市民,消息刚刚公布,也引来了快车司机的疑虑。

  一位快车司机在“快车群”中吐槽,“当然路途远而且路顺的话是涨了,但济南顺路的多吗?综合看堵车时费用降了,路好跑时涨了,但基本没变。”该司机说。

  “这样一来,跑得越顺越赚钱,越长越赚钱。那我们肯定更喜欢去郊区或者机场、西客站拉客。”司机王鹏说,加上时长费下调,司机更不愿意来市中心拉活了。而从乘客角度来看,这样一来反而加剧了城区早晚高峰的打车难,更频繁的溢价,恐怕要把乘客好不容易省下的钱再拿回去。

  至于滴滴快车调价的原因,11 月 27 日下午,多名快车司机几乎不假思索地对记者说,滴滴此举肯定是为了拉拢快车司机,如果再像之前那样让司机挣不到钱,估计车主都走光了。

  “现在我每周毛收入 2000 元,之前一周达到 2700 元—2800 元,如果除去每周七八百元的油钱,就跟普通出租车差不多。”滴滴快车司机秦久成(化名)说。

  相关新闻

  汽车租赁公司两手准备已开始购置大轴距车辆

  “自动挡荣威 950,已改装天然气,轴距 2837 毫米,购置税计税价格 13.8 万,符合济南网约车新规。”这是一条最近在济南网约车群中出现的广告,其中符合网约车新规成了最吸引人的地方。除了亲民的荣威车型,价值十七八万的高档商务车也成了济南汽车租赁公司推出的网约车备选车型。

  11 月 12 日,济南公布的网约车征求意见稿,要求新能源汽车轴距须在 2600 毫米以上,非新能源汽车轴距 2700 毫米以上,车辆购置的计税价格在 12 万元以上。

  滴滴车主张权(化名)现在开着雪铁龙世嘉专职拉“快车”活,他通过以租代购的形式购买了汽车租赁公司的车,车价为 10 万元,每个月要还 2000 元。从目前济南网约车征求意见稿来看,他的车显然不符合要求,退出几乎成了必然。

  不少人表示,新规定基本上要了网约车的命。“济南快车将全军覆没,专车体量太小,不足 500 辆,不大受影响,以后打车难又要回来了。”济南某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说。

  “汽车租赁公司肯定要按照新政的要求上一批车,租给那些想开网约车的人。因为济南网约车新政处于征求意见阶段,所以公司暂时没有大批量上车。”上述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说,目前来公司咨询的人很多,但是因为济南政策未定,所以很多人还处于观望状态。

 
 
来自: 齐鲁晚报
扫描本文章二维码可手机访问: